无戒.

[想写下我心中的江湖,想写下我心中的武林。]

[满堂花醉三千客,一剑霜寒十四州]

嗨大家好我还活着!

最近在欧美圈各大cp间来回蹦跳。
世界杯不仅让我输了钱还让我磕上了cp…
在补指环王哈利波特星际迷航还有Dc系列的漫画。
丧尸片人性片监狱片魔幻片战争片都真好看啊嘤嘤嘤。
(小声求安利类似指环王的电影。
入坑剑三和黑塔利亚…
毕竟中考生考完了就开开心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
(超小声,我其实开心了一个多月了

化学药品间的爱情故事。

初中的知识···真的严谨不起来···


原谅化学小白做题时候的小小脑洞。


氯化钠和硝酸银的爱情故事。(硝酸银能与很多药品反应,但氯化钠却只与硝酸银反应)

“你有很多志同道合的伴侣,我也辗转于闹市之中,但是,你是我唯一的光明。”

硫酸铜和氢氧化钡的爱情故事。(反应后,生成物都是沉淀)

“或许我们看起来并不那么合拍,但我们的结合,受到了造物主的祝福。”

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的爱情故事(二者可以任意互相转换)

“我们之间,只不过差一张人皮,一张面具。”

硫酸钡和氯化银的爱情故事。(硫酸...

ludicrous

不是鹿迪粉···亲友是。让我帮忙写篇虐文,作个了解。
不是三位中任何一位的粉丝。

不喜欢明星。

没怎么看过奔跑吧···

1
十月八号,对于千百年的古都四九城来说,平凡的很。
对于千百万根有趣或不有趣的芦苇,却足够牵肠挂肚。
对于她,也一样。
@M鹿M
大家好,给大家介绍一下,这是我女朋友@关晓彤
一条简短的微博像是引爆了一颗炸弹,噼里啪啦的弹片扎入了千万人的心中。
就像他们的新片子一样,甜蜜暴击。
迪丽热巴翻来覆去的将这条意思清楚,逻辑清楚的短微博,看了五遍,一共十六个字,字字揪心,字字沾血。
最终她将手机屏按灭。
那个少年的...

占tag抱歉。

64fo了!!!!

开心!!!!

求太太们点梗!!!!!!!

【黑瓶】戏心(二)

戏心(二)


就以前不会用石墨···一篇文发了四遍,这个是矫正版···

【薛晓】【民国系列】借鸢献佛(十一)(大结局)

十一重·桔梗香
“你俩进来。”

薛洋敲了敲桌子,对着关着的门说了一句。副官和门房只好推开了门,满脸窘色。

“陪我出去走走。”薛洋似乎是在询问,实际则在命令两个人。两个人不敢反对,点了点头。

说是走走,实际上则是一出了洋房的大门,薛洋拐了个弯上了车,副官无奈的拉开了门,坐在司机位上。目的地不用薛洋开口,副官很主动的往戏楼开,门房不敢说,副官不愿说,薛洋不想说。车子里保持着诡异的沉默。

到了已经成一堆废墟的戏楼,四周围满了人,一看到薛洋,十分主动的散去,不一会儿,废墟上只剩了薛洋一个人。副官和门房都很识趣的不下车,强大的人脆弱起来,总是不愿意被别人看到的。

他突然看到灰渣里有...

【薛晓】【民国系列】借鸢献佛(十)(已完,中短篇)

十重·梅花香
窗外的雨淋湿了京城,雨打窗纸,梆梆的响。晓星尘对着镜子,描眉,吊起眉锋,上粉彩,染出红晕。不勒头,也不贴片子,也不加任何珠饰。

晓星尘拿出了一辈子的积蓄,都给了戏楼老板。

“老板…你带着这帮孩子去唱堂会…让我清净清净…”

“也用不着这么多。”

“我让你拿着,就拿着。”

“沽两壶酒。”

“嗳”

老板要了酒,就摆在晓星尘面前,晓星尘道了声谢,老板转身刚要出去,又听得一句:

“老板,谢谢。”

“晓班主,您跟我,客气什么。”

老板的影子也是红的,脸上笼罩着红色的霞光,他有一种悲哀而刻骨的预感,晓星尘的胭脂红和长袍红,是他这辈子都无法沾染的。

上红楼呀, ...

【薛晓】【民国系列】《借鸢献佛》(九)(已完,中短篇)

九重·杜鹃香
两天后,从《申报》到《青年报》,各大报纸的编辑部收到了一份匿名的稿件。来稿者没有署名,标题却很吸引人。

一大早,报童们挑选好了报纸,上街叫卖,一个神色匆匆,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买了一份,随意翻看,却发现了令人震撼的东西,这份报纸便被四下传阅起来,很快,报童们的报纸由一个铜板两份,涨到两个铜板一份,仍然很快售罄。

加粗加黑的首行写着:共(薛晓大法好)产(薛晓大法好)党(薛晓大法好)员晓星尘叛逃祖国,卖身求荣。

这题目高妙,一下子引爆了两枚炸弹,条条有根有据,有鼻子有眼。

“老板,老板!”腿快的小伙计上街弄了份报纸回来,老板哆嗦着手接过来,展开头版,字字见血,字字珠玑...

【薛晓】【民国系列】借鸢献佛(八)(已完,中短篇)

八重·韭兰香
晓星尘和薛洋还去了寺院,那个老僧仍然孤守着那尊金佛,佛手已被人偷了一只,可他仍然慈眉善目,不似年画门神,瞪着牛眼,气吞山河。

老僧洒扫庭除仍然流利,见了两人,双手合十致礼。
二人各自点了三炷香。

薛洋脱帽鞠躬,虔诚无比。

“不知薛中将峥嵘半生,居然也相信因果循环。”

“为什么薛某信不得?”

“薛中将,你下了马,会诵经超度亡灵?”

“我不杀他们,自会有人杀他们,别人杀,倒不如我动手。业火焚我,够了。我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?”

“你肩上的两星,难道也是地狱?”

薛洋勾起了嘴角,晓星尘手握三炷香,鞠了一躬。

“都是苦海了,我只好找点乐子,快活快活。”

“色即...

© 无戒. | Powered by LOFTER